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deer myrrh 

谜鹿少女

许多晚上无所事事的杰利寻思,自己还需要多少阅历才能参与父亲那一辈的牌局。

仇恨不会闭眼而终结,冲突不为武力而平息。

有光影的地方就有人生的分界。

他们的发型都很认真的梳理过了!

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记得自己年幼时享受父爱的过程。但这张照片记住了。

人们对于海水的热爱,不会因为她的咸味,她夹杂泥沙,她喜怒无常,她周期性的消退,她总伴着烈日,而丝毫衰减。


我们对于姑娘的热爱亦然如此。

加尔各答跑马场的看台,三个心情各异的男人在一个转角相遇。

他从潮水中拎起海浪冲来的这个娃娃,俨然战利品。却不知道这是属于娃娃,娃娃的主人和她主人母亲这三个人各自的悲伤故事。

舍利耶卡的家门只有他的头那么宽,每次进出的时候,他发福的身体都会被一次次地挤压。我问他为什么不把家门拓宽一点。他说,我需要每天多次提醒自己,在这具躯壳上贪婪已经超过智慧很多年了。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