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孩子还不明白在恒河洗澡的意义,但了解美味博饼的意义。

deer myrrh 

谜鹿少女

我们总是希望相信暴力是无知模仿或者被教唆的,不想承认这是刻入胜利者基因的用来欢庆生存的仪式。所以文明是弱化仪式感的过程。

对于这个拾荒家庭来说,孩子的美梦和一大瓶纯净的水一样重要。

如果心不那么沉重,视觉是可以随着翅膀起飞的。

在印度,婆罗门是高贵的也是忧郁的,他们既要会意神的思考,也要体恤人的思考,还要防止这两个群体相互思考过度而忽略了他们这类职业思考者的作用。

游戏之中,快乐的高度是由勇气决定。

卡通英雄可以是所有人的,但英雄却不能。

许多晚上无所事事的杰利寻思,自己还需要多少阅历才能参与父亲那一辈的牌局。

仇恨不会闭眼而终结,冲突不为武力而平息。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