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孩子还不明白在恒河洗澡的意义,但了解美味博饼的意义。

deer myrrh 

谜鹿少女

他们的发型都很认真的梳理过了!

我们都住在空城之中,所经历的和所拥有的都是执念所带来的幻象。某一年深冬的大雪中,一位喇嘛说了这句话。

人们对于海水的热爱,不会因为她的咸味,她夹杂泥沙,她喜怒无常,她周期性的消退,她总伴着烈日,而丝毫衰减。


我们对于姑娘的热爱亦然如此。

加尔各答跑马场的看台,三个心情各异的男人在一个转角相遇。

他从潮水中拎起海浪冲来的这个娃娃,俨然战利品。却不知道这是属于娃娃,娃娃的主人和她主人母亲这三个人各自的悲伤故事。

孟加拉国西海岸一间普通的杂货店里,女儿此刻有一点小情绪,父亲不善言辞,只有用拥抱来安慰她。父亲节快乐。

无论是人与人还是人与动物,只有朝夕相处才能产生难以割舍的情感,因为彼此奉献了最珍贵一种东西,时间。

今天发一张杀青照:冥河统治者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