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还记得那个不快乐的男子吗,这是他得病的女儿。同样美好的光影下,她那颗头颅异常显眼。这是她的苦痛,他父亲的哀愁。

评论(3)
热度(346)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