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为了治病,他在公立医院墙外的帐篷里已经住了三个月了。这样他可以和众多在医院外围支帐篷的人竞争排队,以适应这个公平的福利制度。

评论
热度(211)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