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舍利耶卡的家门只有他的头那么宽,每次进出的时候,他发福的身体都会被一次次地挤压。我问他为什么不把家门拓宽一点。他说,我需要每天多次提醒自己,在这具躯壳上贪婪已经超过智慧很多年了。

评论
热度(283)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