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人总归会化为尘土,在风暴来临的时候张开双臂,可以提前感受到它们。

喜欢重庆的直爽,在冬天的江里游完泳一起烤屁股的那种直爽。

全班最美的西西雅被老师安排在了最后一排的后面一排,但阻止不了她继续写给自己的情书。

纯真的美妙在于:我们不再依赖谎言得利,而是借用谎言做梦。儿童节快乐。

凤凰真的能带来涅盘吗,着火的或者不着火的。着火的能飞翔的大鸟,大概是性的符号。

火人节只是一个狂欢节,越来越多的艺术元素和仪式感,不是为了制造更多的商人而是思想分享者。一个来自阿拉巴马的农民可以和一个成熟的西班牙机械木偶制造团队分享同样精彩的人生感悟。

孩子总是肆无忌惮的索取,粗暴而直白。只因为对方是最亲近的人。

圣母院大火第二天傍晚,废墟前的塞纳河上,游轮依然过往穿行,游客依然载歌载舞。人与人的悲伤和快乐,有时确实无法互通。

里诺有一只大型玩具狗麦克,他会跟它说话,替它洗澡,带着他去工作甚至远行。它虽然不能给予里诺充分的回应,但至少还有忠诚。

这个角度的泰姬陵矗立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威严而神秘。也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游客如蝼蚁般奔走。这个守岸的船夫在此处已经观察了近三十年。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