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今天发一张杀青照:冥河统治者

动物园里的斑马远离他的草原,不会奔跑,不会嘶吼,摆出匪夷所思的拟人姿态,活得越来越像一尊黑白间条的雕像。

穿上红色的衣服令小萨丽迪一家每天的心情有所保障。简单纯粹的那种幸福,是价值观在细枝末节上的微妙共鸣。

苏珊陪着大她十几岁的丈夫,在加尔各答的河边洗了几十年的澡,每个下午,他们一起,沐浴静坐抽烟祈祷呼吸。

孩子,在那么困难的环境里活下去,光学会自己做饭还是不够的,还要学会找到并得到食物。

人与人的隔阂因自恃不同而产生。

自然与我们的关系,如同母亲与孩子。她给予我们生命,但捍卫生命的却只有我们自己。人类的生命是狭义的,如果我们滥用则必将毁灭,归为尘土,进入物质的轮回,和我们的母亲一起继续广义地活下去。(图片来自本次纪录片团队的k教授)

 只要校服整洁就好。

在加尔各答的大河上,一块泡沫承载着多个孩子的童年。

达拉维贫民区没有门牌而会挂着每家每户的信仰。人们却难以卸下各自的面具。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