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http://www.iazeros.com/
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内心是海螺的壳,自我划分出的小世界。
留着一个洞口,里面也许是万花筒,也许是狰狞,也许只是镜中你我。

有光影的地方就有人生的分界。

孩子发现 洗澡的地方竟然被垃圾淹没了。

三个在淤泥里打闹的孩子发现了一座神像,立刻收起了顽皮一同跪拜。

印度公园里的情侣角,守卫垃圾桶的熊猫在工作之余观察了很多年。

希瓦尔一家借用路灯跟烛光日夜不休地工作正是想要尽快结束这样借用路灯跟烛光的日子。

为了治病,他在公立医院墙外的帐篷里已经住了三个月了。这样他可以和众多在医院外围支帐篷的人竞争排队,以适应这个公平的福利制度。

我们年少的时候,也曾漫无目的地一直看着动画片,记不住也忘不掉。

今天的午餐是什么?孩子们为此而兴奋,母亲却为此而苦恼。

他们的发型都很认真的梳理过了!

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记得自己年幼时享受父爱的过程。但这张照片记住了。

© 海螺壳Azeros | Powered by LOFTER